俄罗斯对东盟和东南亚的境外投资

Posted by Written by Shanghai Business Advisory Service Team Reading Time: < 1 minute

Op/ed by Chris Devonshire-Ellis & Maria Kotova   

  • 基础设施建设和自由贸易协定正在对俄罗斯在亚洲的投资产生缓慢但积极的影响。

在过去的十年中,俄罗斯成为东南亚地区越来越重要的军事参与者–它是该地区最大的武器出口国。然而,俄罗斯在东南亚的许多经济合作都没有受到关注,或是被看低。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探讨俄罗斯对东南亚和东盟的境外直接投资(ODI)的新趋势和动向。

俄罗斯对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境外投资

       我们调查研究了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数据,因为香港在东南亚处在一个很重要的战略地位–它为大部分东盟区域以及其他地区都提供服务。同时中国西南的广西省的其他中国大陆港口,也提供了从中国中部和西部到东盟的通道,从西伯利亚到东盟的通道也即将开通。

根据俄罗斯银行的数据,在2018-2019年间,中国大陆的境外投资从2.54亿美元增加到2.84亿美元,增长了11%。香港获得的境外投资比中国本身更多,从3.23亿美元增加到3.41亿美元,也增加了11%,这主要是由于2017年签订的俄罗斯-香港双重征税协议以及香港作为中国的服务中心的地位。

这些统计数据与中国大陆海关和俄罗斯商务部的报告一致,它们都表明双边贸易数额一直在以约每年20%的速度增长,其中剩余部分作为对中国的贸易投资重新投入市场。两国政府都表示希望到2024年贸易额能够翻一番,达到2000亿美元,根据目前的表现,这似乎并不难。如果中国完成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欧亚经济联盟(EAEU)的关税削减谈判,双边贸易将得到进一步加强,尤其是中国在2018年已经签署了自贸协定。

 俄罗斯对东盟的境外投资

       就2018-2019年的东盟整体而言,俄罗斯对该地区的境外投资从一年前的6.54亿美元达到6.99亿美元,增幅略低于5%。其中大部分进入了泰国,投资额为6.89亿美元。对新加坡的投资额也有较大增长,从上一年的300万美元大幅增加到1100万美元,印度尼西亚和越南也表现良好,对柬埔寨的境外投资也有小幅增长。新加坡在2019年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了自贸协定,而几乎所有其他东盟国家都在与莫斯科进行谈判。不管怎样,对东盟的境外投资呈上升趋势,并且依旧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然而,俄罗斯投资者是保守的,他们在投资中更倾向于规避风险。但是,一旦他们的贸易信心和对当地市场情报的调查达到一定的程度,他们就会选择行动,并且往往会在之后注入更多资本。我们觉得我们正处于这个临界点,特别是当东亚经济联盟自贸区签署后,境外投资将增加。俄罗斯的境外投资的很大一部分已经进入泰国,泰国将成为对该地区境外投资进一步发展的中心;我们已经在越南和柬埔寨看到这一点。另一个迹象是,俄罗斯对新加坡的境外投资增加了,而新加坡是东盟的一个区域服务枢纽。

俄罗斯投资者在新加坡建立银行账户比在香港容易,因为中国银行更不倾向于承担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所带来的任何风险。美国普遍认为新加坡有更好的 “了解你的客户 “制度,因此,俄罗斯公司在那里投资更容易。

新加坡、越南与俄罗斯的自由贸易经历

新加坡和越南都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些自由贸易协定除了俄罗斯之外,还包括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家,尽管前者是主导市场。

这些国家共代表了约1.8亿人的消费市场,其中约6000万代表中产阶级的消费能力。此外,这些消费市场的人均收入都在全面增长。欧洲经济联盟的人均收入(实际)也达到了9,500美元,比中国的平均水平高出约22%。

这些自贸协定涵盖了广泛的商品,因国家的不同而有一些差异。然而,应该注意的是,其中约90%都包括了非能源产品–俄罗斯通常被认为是一个石油国家,但其非能源收入的份额一直在增长,目前已达到GDP总量的30%。自贸协定鼓励这种发展,并集中于其他非能源产品,如农业、机械和其他与制造部件相关的广泛项目,包括汽车、电子和计算机行业。就越南而言,自贸协定也带来了罗斯在该国的境外投资的增加。在越南-欧盟自由贸易协定签署后的两年内,俄罗斯对越南的投资几乎从零增加到了100亿美元。

尽管印度尼西亚对俄罗斯投资者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对于新加坡来说,俄罗斯公司在东盟其他地方(尤其是泰国)更像是一种服务游戏。新加坡与俄罗斯签订了《双重征税条约》,这十分有利于税收结构的优化。同时新加坡与东盟以及中国和印度也开展了自由贸易,对从其境内获得的利润不再收取所得税。一旦俄罗斯投资者变得更加自信,并更深入地了解区域和贸易动态,除了中国、印度和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和韩国在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国家之外,新加坡将成为俄罗斯对东盟的境外投资的更大驱动力。 这一发展可能需要时间,但它已经开始朝着这个趋势发展了。

欧洲经济联盟和东南亚

越南的经验激发了东盟国家对欧亚经济联盟自贸区产生了兴趣。现在提供有关新加坡的数据还为时过早,因为自贸区是在新冠疫情之前签署的,而疫情使得俄罗斯大多数企业搁置了投资计划以保护其国内市场和投资,这推迟了任何直接的境外投资反应。

然而,这并没有阻止新加坡的外交在贸易方面的努力。2019年底,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他认为所有东盟国家(文莱、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和欧亚经济联盟之间应该有一个完整的自贸协定。这个想法已经有部分提上了日程;柬埔寨、印度尼西亚和泰国都在进行谈判。菲律宾已经表明了兴趣。在东亚,韩国也已经表明它希望有一个快速通道的自贸区协议。在南亚,孟加拉国、印度和巴基斯坦目前都在进行谈判,而伊朗在2018年签署了一项为期三年的临时贸易协议,并预计将延长这一协议的期限。

亚洲对俄罗斯的反感

然而,还有一些障碍需要克服,尤其是观念上的障碍。许多分析家认为,俄罗斯在经济上并没有给亚洲带来多少好处,它与该地区的交往仍将乏善可陈。

我们认为这是一种由于缺乏知识和西方媒体偏见引导的暂时性观点–尤其是俄罗斯在西方被定位为高度负面的国家,这影响了人们对俄罗斯的看法。当中国、印度和日本等国家都倾向于主导思想和头条新闻时,俄罗斯也似乎离亚洲相当遥远了。

尽管如此,应该指出的是,俄罗斯远东地区在地理位置上相对较近与亚洲。例如,海参崴是一个重要的贸易港口,从上海出发只需3个小时的航程,从东京出发只需2个多小时–它交通便利,可以通往中亚、东欧和欧盟的市场。从海参崴横跨俄罗斯到欧盟的转运,比苏伊士航线的交货时间缩短了50%,只需要12天,而不是30-45天。这些经济指标将把注意力从涉及俄罗斯东北亚港口的传统货物出口方法上重新集中起来,如果使用这些港口在经济上能够降低成本,那么东盟制造业出口商就会更倾向于走这条路线。

此外,东亚经济联盟本身并不像欧盟等那样具有竞争力或高需求。虽然俄罗斯是一个相当大的制造商,也是东亚经济联盟的最大成员,但当涉及到与中国的自由贸易时,它没有能够让许多中小型国家感到有竞争力的产品的大规模出口。

这样一来,欧亚经济联盟就处于一个舒适区,为其他国家的制造商提供较少的国内干扰,同时提供进入欧亚经济联盟近1.8亿市场的机会,这对许多小国来说有极其可观的经济价值。这些协议也对俄罗斯和欧亚经济联盟有利;能够与新的投资者合作,交流产品和技术,并帮助发展中亚地区的新型基础设施,如国际南北运输走廊。

这是一条多式联运路线,提供了从印度和巴基斯坦出发的通路,并能进入伊朗、中亚、高加索地区、土耳其和俄罗斯自身的市场。正是这种新的、更经济、更省时的路线的结合,加上欧亚经济联盟的自由贸易协定,未来几年东南亚将进一步发展对这些新市场和新投资的兴趣。

连接俄罗斯与亚洲

世界正在提供切实可行的发展机会,这将使俄罗斯提高其在亚洲的经济意义。

首先,欧盟和美国持续的制裁迫使俄罗斯的“双头鹰”向东方寻求机遇。西方对俄罗斯持有不友好的态度,而且在短时间内大概率不会改变。

其次,亚洲未来有望成为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拥有更高的经济增长速度和潜在的大量消费群体。该地区正变得越来越富裕,对俄罗斯出口商和贸易商来说是崭新的机会。假以时日,红场上的GUM商场或许能在其货架上看到越南米粉–如果它现在还没有的话。

此外,俄罗斯三分之二的国土面积在亚洲。虽然传统上人们认为这两者之间似乎很遥远,但俄罗斯和中国的 “一带一路 “倡议的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动工,开始改善交通。这不仅仅是给海参崴等远东港口、布拉戈维申斯克和下列宁斯科耶等俄罗斯亚洲城市与中国的交通连接进行改善,也给赤塔和伊尔库茨克等城市提供了进入蒙古和哈萨克斯坦的机会。

例如,西伯利亚城市鄂木斯克正在开通公路和铁路,能够通过哈萨克斯坦和中国西部与北海港相连。

在中国的广西省,在靠近越南的东南亚地区,还有许多其他的例子。基础设施的建设正在慢慢地重新使亚洲的俄罗斯更接近中亚和南亚。这些建设现在正在进行,有些已经能够实现,有些将在未来三年内投入使用。

俄罗斯在亚洲的军事

俄罗斯正在扩大在亚洲的军事合作,部分原因是美国和北约将在9月从阿富汗撤军,这将造成巨大的安全问题。印度、巴基斯坦、中国以及其他几个国家都是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军方都有与俄罗斯合作,以确保阿富汗的安全,而中国则在建设基础设施并鼓励区域贸易。这是欧亚经济联盟发展战略之一–尤其是在一直比较动荡的中亚地区,该地区一直比较动荡。将该地区安顿下来,特别是阿富汗,对南亚和东南亚其他地区能够产生积极的连锁反应。

Sputnik 疫苗外交

      俄罗斯的Sputnik疫苗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许多政府和个人宣传了俄罗斯的贸易概念和能力,以往这些政府和个人在与俄罗斯打交道方面没有什么经验。一个成功的产品,按照承诺和合理的条件交付,将增加熟悉度、信任度,甚至是友谊,也就是所谓的 “软实力”。Sputnik疫苗外交提供了一个合适的平台,对贸易关系有所帮助。

总结

对许多亚洲人来说,俄罗斯往往不受关注,但它和中亚一起,正在逐渐被接纳到南亚和东南亚的贸易领域中。

基础设施的发展,其中一部分与中国的 “一带一路 “倡议有关,它们为公路、铁路和航运提供了更大的连接性。在头条新闻中,或许没有人注意,但欧洲和中国之间铁路货运的有了巨大的增长——在去年翻了一番。

通过俄罗斯进行转运,虽然主要通道仍将通过海参崴,但中国黑龙江省的区域门户以及从西伯利亚通过哈萨克斯坦到中国西部的区域门户通道也将发挥作用。其中一些贸易将向下渗透到中亚、巴基斯坦、印度和东盟。

在西部,国际南北运输走廊(INSTC)通过多式联运路线将俄罗斯直接连接到阿拉伯海的恰巴哈尔,这些货物可以向西进入中东和非洲,或向东进入巴基斯坦南部和印度。INSTC已经投入运营,随着人们对苏伊士运河通航能力的担忧,区域交通正在转移到这一新的路线。

因此,俄罗斯对亚洲的对外直接投资一直在增加也就不奇怪了。虽然新冠疫情确实压制了贸易运输量并掩盖了投资的基本趋势,但这一句格言仍然适用:建设它,它们就会来到。 亚洲分析的目光应该抛弃传统的假设,看看基础设施建设和自由贸易协定在哪里重合,就会发现在某种程度上令人惊讶的是,这些重合交叉点越来越多地涉及俄罗斯和亚洲。

 编译:Dezan Shira & Associates, Shanghai Business Advisory Service Team

Next Article